ud

unBLOCK the future
unCHAIN opportunities

NFT copyright issues arise endlessly? Totally loss for NFT project? The Love and Hate of Cryptocurrency - 3


(Chinese version only
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does not provide English version.)

雖然無限 QE 帶起了一波加密貨幣牛市,但過程並不是一帆風順。其中 519 血災更嚇倒了不少投資人,令市場有了長達兩個月的低潮。但這不代表市場會一蹶不振,正所謂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指的是加密貨幣市場的熱情、瘋狂程度。究竟這次火箭可以飛到幾遠?我們一起去片吧!

 

從指縫中溜走

人生總有着大大小小的機會,而有些機會需要自己好好把握才能擁有。519才血洗加密貨幣市場,我就再次投入資金在 Fei Protocol 上做 Staking 質押。但除些之外,我都開始留意市場上有沒有其他投資機遇。我記得以太坊第一次進入大眾視野,是靠一隻叫加密貓 Cryptokitties 的區塊鏈遊爆紅,NFT + Smart Contract + GameFi,在當年是十分前衞的玩法。所以我再次查看有沒有那款 NFT 有着相同的爆升潛力。當其時有一隻叫 BAYC 的 NFT 受到一小部份加密貨幣愛好者追棒,所以我都開始留意這款 NFT。當 2021年7月 ETH 跌至大約 US$1,800 時,我有考慮過不如用 5 ETH 買一隻 BAYC,開始進入 NFT 收藏家之列。但因為我不太清楚 NFT 是如何運作,而這個 BAYC 的潛在價值又不清楚,用7萬港紙買一張圖片,實在有點不值。所以我沒有再研究投資 BAYC。可能你會想問,你現在會唔會「抌心口」?是的,我有一點兒後悔當時沒有買入。但沒有投資 BAYC 這個結果是我當時跟據已知的資訊及平衡自己能力後所做出的決定,所以讓我再回到過去,我都會作出相同決定。 

BAYC 地板價現值 78.8 ETH(USD$104,317.94)
 

除了 BAYC,市場上還不少 NFT 及火熱的 GameFi 項目。而 Axie Infinity 就是 GameFi 之中最廣為人知的。其實我自己比較少去研究他的玩法,只知道他們出了兩種代幣,分別是遊戲資源及獎勵 SLP、遊戲生態的治理代幣 AXS。玩家可以可透過每日任務,通過對戰模式、冒險模式去賺取 SLP 代幣,而遊戲內會使用該代幣繁殖寵物及其他機制會使用到 SLP,使用後的代幣會被銷毀,以減少代幣供應穩定價格。

Axie Infinity

 

這種雙幣機制,在之後的 GameFi 都很常見,不過都難逃「死亡螺旋」。因此我沒有很快「洗濕個頭」成為 GameFi 玩家。而在2021年8月尾,有一個叫 Aurory 的 Solana GameFi 不斷被媒體報道。其玩法類似於寵物小精靈,而畫風是偏向可愛類型。我第一時間覺得這個 GameFi 有戲,因為以往的都很悶,在我自己的定義有的甚至連遊戲都稱不上。這個翻版寵物小精靈不但玩法上帶給人清新的感覺,而在公鏈的選擇都極其大膽。當時 Solana 當時並沒有很多使用者,但由 Aurory 開始,不斷有大大小小的 NFT 及 GameFi Project 在其生態圈中建立。所以我就牽着 Aurory 的手開始走進 Solana 生態圈。

Aurory 於2021年8月尾開售 NFT,該 NFT 可用於稍後所推出的遊戲之中。而 NFT 使用了當其時最火熱的 Candy Machine 形式,即是每隻 NFT 都會有自己的屬性

(Attribute)及稀有度(Rarity)。在購買時就像是在玩「扭蛋」一樣,會隨機得到不同屬性組合的 NFT。而當中的屬性愈稀有,NFT 的價值則愈高。我在了解過 NFT 的基本運作原理、銷售方式以及潛在價值後,就立刻鎖定發售時間,以便在開售時立刻搶購。

到了8月31日開售當日,我預備了 5 SOL 用作買入一隻 Aurorian。開售那一刻十分緊張,因為是我第一次在 Solana 參加大型售賣活動,不知道會不會成功搶到心愛的 NFT。登入 Mint Site,按下鑄造按鍵,等待交易成功是大家搶 NFT 的標準動作。我用緊張的心情完成了我的第一次 NFT 鑄造,發現原來是團隊設定錯誤只扣了1個SOL,這次大賺了。我再嘗試鑄造多一件,但運氣已用盡。

Aurory 的 Aurorian NFT

 

下海

除了自己投資 NFT,我和朋友突然有個大膽想法,就是落手「搞 NFT」。

Solana 是其中一條最大的公鏈

 

有了這個大膽想法後,就跟朋友二人立刻付諸實踐。我們用二人團隊模式開始,是想利益極大化,兩個人分的錢,一定比十個的來得多。我一個技術人加上他一個藝術家就開始了工作,由開設 Discord,發佈 Twitter 貼文,到設計 NFT,設立 Mint Site,甚至設計 NFT 遊戲,都是我們的第一次。以一個二人團隊來說,我們所完成的目標可以說是比想像中多。

Solsea: 其中一個 Solana 上的 NFT 交易市場

 

開始工作後,我們不斷㝷找合作伙伴,透過合作提高自身的知名度。而其中最大一個合作伙伴是 Magic Eden 及 Solsea。當其時 Magic Eden 還不是可以取代 Opensea 的規模,是個比較新的 NFT 交易市場。他們通過了驗證可以幫我們的 NFT 項目上架及宣傳,比較可惜的是我的項目並沒有走到去可以上架這一步。

異質地獄

剛剛提及到,我的項目並沒有走到終點,最大原因是我們沒有太多資金可以用在 Marketing 推廣上。我整副身家只有 US$5000,另加合夥人的 US$1000 總共 US$6000 的大部份都用在 NFT Marketing 及聘請工作人員。但 US$6000 這個數目只是一條細數,相比其他項目動不動就 US$30,000 以上根本微不足道。

我跟其中一位香港 NFT Project 創辦人談過,他在戶外廣告板落廣告要用1萬至5萬,找 KOL 幫手宣傳要動用人脈關係,再加社交網絡廣告及粉絲褔利等,成本都至少都要20萬。加上我的項目只得兩個核心成員,團隊沒有任何 Marketing 及經營項目的經驗。因此未能走到最後實屬正常,而我和朋友最後亦血本無歸,要涯面包好幾個月。

Fortune Tigers(左)及 Lucky Kittens(右)皆為 Solana 上的香港 NFT 項目

 

在經營過 NFT 項目後發現,現時的 NFT 很多都是 Marketing Driven 的項目,而其中的價值大大被高估。項目方會製造人們 FOMO 心態令投資者將大量資金投入,但開售後,就大舉撒資(Rug Pull)令投資者蒙受損失。

臥薪嘗膽

「艱苦能鍛煉意志,安逸反而會消磨意志。」這段創業失敗經歷反為我提供了更好的經驗,知道凡事都要衡量自量的能力,發起一個項目之前,要對市場情況做足資料搜集,研究市場需求以及制定各種計劃及策略。

很多公司或者項目成功的原因並不是他們技術有多強,多數是營銷策略﹑善於建設生態圈﹑綑綁式銷售等原因而成功。做生意有如投資一樣,要事先做足功課,DYOR 在那一個領域都很重要。

小結

各位,花生都食得差不多了嗎?接下來為我的故事迎來大結局,請坐穩戴好安全帶。各位讀者如果喜歡小弟的分享,敬請留意下一篇文章『加密貨幣的愛與恨 - 合』!


 


UD Blockchain Newsletters

The smart way to stay informed on how blockchain, cryptocurrencies and digital assets are transforming global business!

UDomain Whatsapp